小草 app 1024 百度

午夜十二点,每日礼包·五连击第五日的300万消费金到账。

这是五连击的最后一天,不知不觉,在过去的四天里花出了1200万,陈川回头想想没啥感觉啊,最记忆深刻的也就是接手了一个二手网吧吧。主要是那前老板是个顶实在的少妇,离婚了一个人带个孩子也不容易。

成本300万的网吧,他花了220万接手过来,也算是帮衬一把,毕竟在金街上,跟火锅店也是邻居,而且模样和小身材更是不赖。

至于这一日的300万消费金,陈川也想好了怎么花。

他在早晨起床后,吃了安蒂做的早餐汉堡。然后安蒂去上班了,他先看了一会儿电视,确切说是看电视上的斗鲨直播。

给几个早起的,勤奋的颜值区的妹子送了100个火箭。

一个火箭是500鱼翅,而他的账号里有0000鱼翅,所以,即便是送出100个火箭,也只是花了5万鱼翅而已,还剩下795万鱼翅。

对他来说,仅仅是数字的玩意,但是让几个被发射了火箭的妹子倒是兴奋了一个早上。

陈川一开始不理解给人刷火箭送礼物这种行为,直到看到网上有人说“起初我也不理解,后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刷了7000元的礼物,那种被人捧着的感觉太爽了,根本停不下来,建议自制力不够的不要尝试。”

陈川就尝试了一下,在平台充了1000万,玩了几次还剩下万,怎么说呢,是有点小爽,但是对他来说也没到停不下来的地步。可能是他太过现充,可以玩的东西太多了吧。

送完100个火箭,陈川到别墅的院里活动活动胳膊腿。

隔壁邻居也在院里,正在那洗什么东西呢。借着她院子一点微弱的灯光,陈川看到她是在给鸡拔毛。

牛仔泡泡浴可爱小美女俏皮浴室写真

陈川问了下,她说她最近因为更新熬夜过多,所以去买个走地鸡回来拾掇拾掇炖汤喝,补一补。

陈川想到了他的小绿瓶,也就是生命之水,里面的液体早满了,一直没用呢,也得弄个野山参苗苗给催熟一颗出来,好歹也能卖七八百万。

上午9点钟。

陈川开车出门,准备去消费那300万消费金。

他去了几个大型商场扫货,主要是去酒行买酒。

到了那里,点最贵最好的酒,然后让商家送到新房子,也就是天骄世家。

在兴业商场二楼的名酒行,陈川看到了熟人,她表嫂卢熙雅。

之前有听她说过,她是从事名酒销售的工作,她的公司有酒庄,在一些大商场外也有门头。

意外的是,在酒行里还遇到了另一个熟人,正是前两天总打交道的叶镇小兄弟。

叶镇站在酒行里,在和卢熙雅交谈。

陈川过去时,两人一时间没看到他。

直到有另外的销售人员过来接待陈川,卢熙雅才看过来,露出惊讶的表情。

那叶镇更是后退了一步。

陈川的第一反应是,这叶镇不会是还不服气,又来找事的吧?自己这边,叶镇不敢找,就只能找卢熙雅那边。

卢熙雅对她同事说:“这是我表弟,我来接待吧。”

随后,卢熙雅冲陈川一笑:“陈川,你是路过还是来买酒,还是来找我?”

“买酒。”陈川看着叶镇。

叶镇瞪眼说:“看我做什么?我也是来买酒,你别误会,我不会来找你表嫂麻烦的。”

卢熙雅也说:“嗯,他是来订酒的,订这种。”

卢熙雅拿起酒架上的一款威士忌,瓶身写着“白州”两个字。

这是霓虹国挺有名的一种酒,跟山崎,响都是三得利旗下的品牌。这款酒售价2198元。

“你们在聊什么?”陈川随口问。

因为陈川过来时,注意到,卢熙雅和叶镇的交谈,那种神情,并不是销售和顾客之间在售卖商品的神情,而是明显的在说别的事情。

面对陈川的询问。

“没什么……”

“刚才有个人过来……”

这两人同时开口,“没什么”是卢熙雅说的。

陈川看看叶镇,问:“刚才有个人什么?继续说。”

叶镇也说:“没什么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陈川看看两人。

卢熙雅一笑,说:“真没什么,但你这么认真的问,告诉你也没什么,省的你乱猜。刚才,我之前大学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来找我,他态度不是很好。恰好叶镇来买酒碰到了,就说了对方几句。”

“是这样的。”叶镇说,“因为殷士开老爷子说,我们叶庄曾经和你们杜家村走得挺近的,所以上次迈巴赫的事,就算过去了。不打不相识吧,我和卢姐也算认识了,他遇到事了,我恰好在,就帮她说两句。”

“什么朋友?”陈川又问。

卢熙雅又笑了笑:“普通朋友呗,干嘛问这么仔细?”

“普通朋友态度不是很好?”陈川没懂,抬头看看这酒行里有监控摄像头,就说,“有监控吧。”

“嗯?”卢熙雅轻声道,“事情已经解决了,没事了呀。你不会还想像上次打叶镇那样,再去打人一顿吧?”

听到卢熙雅这么说,陈川也不多问了。

自己出于亲戚关系,本想关心一下,但是见卢熙雅这样,他也就作罢了。

在这酒行里,陈川挑了一些酒,这里最贵的就是麦卡伦30年单一麦芽威士忌,一瓶21元。格兰菲迪尊致38年典藏版,21718元。还有帝摩四季系列春夏秋冬限量版4瓶26888元,以及布赫拉迪风云系列1986,七子争辉单瓶售价10316元。

陈川把这些酒都要了。

他这样的大客户,让酒行里的经理亲自过来热情接待,那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人,化着淡妆,她一副能说会笑的样子。这么年轻能做到经理,姿势水平应该是不会低了。

她笑着询问陈川要什么酒,中途还接了一个电话。在电话里,她提到了“法国红酒代理”这样的名词。

陈川一开始没仔细听,后来顺便听了下,得知这个酒行不小,这个经理是酒行老板的女儿,她家酒行正在寻求代理一款法国高档红酒。

陈川在法国波尔多有酒庄,有自己的红酒品牌,他的酒庄虽然不是1855列级,但是在AOC产区也是中级庄,每瓶酒在国内能卖到200多元一瓶,不算高档,但是也不抵挡。

看着这个年轻的经理,陈川就想,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跟她家合作一把,看她口齿伶俐的样子,做生意应该也是一把好手。而且她戴了PP的腕表,看上去也有些资本。

她通完电话,转回身来,继续接待陈川,笑问:“陈先生,这个套装酒您看看,罗盘针神话与传说三部曲,三瓶5988元。既然您是卢姐的表弟,那就是自家人,您买的这些,都会给您折扣。”

陈川看看这就,来者不拒,都要了。反正他来酒行,就是为了找好酒喝的。

那经理笑得更灿烂,她得知陈川刚才想看监控,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某种讨好大客户的心态,便从酒行中心柜台上的电脑,掉出刚才的监控,让陈川看了下。

叶镇在一旁说:“你看看也好,省得误会我是不是又来找卢姐的事。有个男的在这里,态度很嚣张的样子,我恰巧在买酒遇到了,就推了那男的几下。”

陈川看了眼电脑屏幕,还真是叶镇说的那样,但画面没有声音。

监控画面里,一个男的走过来,站在卢熙雅面前,在说什么,语气和态度一开始还正常,后来过于激烈。

又过一会儿,看到叶镇走进了酒行,站在两人旁边,随后叶镇指着那男的鼻子,还揪了那男的衣服……

整个事件没有持续多久,那男的走了。

卢熙雅和叶镇在那说了一会儿话,随后陈川就见到自己走了进来,前后加起来也就十分钟左右。

监控画面虽然不是很清晰,但是陈川恍惚是看出来,来找卢熙雅的男的,似乎是在修心世界里见过,在会展中心和卢熙雅吵架的那个。

这一段监控视频到此为止。

卢熙雅笑了笑,有些无奈说:“那个人是我大学时谈的朋友,实际上,我跟他早分了,也不再联系了。但是他不知道从哪个同学那打听到我在这上班,就来找我,说一些以前的事,我让他走,他不听,情绪也激动起来。这时正好叶镇来买酒,看到了。”

卢熙雅说完,看看陈川,问:“是小事吧?”

“是小事。”陈川没再说什么,又点了一些酒,前后加起来超过200万。

一次性买200万的酒,这样的超级客户,酒行经理更是喜笑颜开。

酒行经理拿出一张名片,双手递给陈川。

陈川看了下:银丰酒行,兴业广场店经理,谢彤。

“我家经营国内外名酒,如果有新到好久,我会亲自送到陈先生府上供您品尝,陈先生能否留个联系方式?”谢彤笑问。

陈川给了她一张名片,名片上印的是:天游互娱美术总监,陈川,以及他的手机号。

这是一张他行走江湖经常用的二级名片,实际上他还有一张,上面印的是天龙集团首席大长老,陈川。

陈川买完酒,给经理互换了名片后,没再逗留,约定了送酒的时间,给卢熙雅打了招呼,他离开酒行时,叫了叶镇一起下来。

到了商场外。

陈川站住,叶镇跟着他也站住了。

叶镇问:“叫我下来做什么,你买完了,我还没买完呢。”

“卢熙雅的事情,轮得到你管么?”陈川问。

“我碰到了,就帮忙说两句,怎么了?”叶镇歪着头看着陈川。

“你算什么身份?”

“帮忙说两句话,还需要身份?”叶镇一笑,“如果硬是需要身份,那就是朋友身份,怎么了?”

陈川也笑了笑,他虽然有百亿产业,但是从没有拿自己当那些四五十岁的中年大佬,本质上他就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,实际上,他说话做事也从不端着,不装神秘,更不是一副老气横秋的中年大佬样子。

他遇到事情可以有一说一,单刀直入。系统赋予他的力量使得他有底气在说话时可以开门见山,不玩虚的。

很多时候,人在说话时拐弯抹角,那都是因为没有掌握绝对的能量,这个能量指的是,金钱财富,社会地位,专业领域技能,身体力量等等综合方面。

当有了绝对能量时,就有了单刀直入的资格。

在成年人的世界,凡事讲究“忍让”二字,即便是“兵戎相见”,也是“先礼后兵”,这符合中年大佬的身份,也符合华夏的儒家文化。

但对于陈川来说,他自认为有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有打破规则的能量,也就是说,只要不犯法,那么他就可以不按常理出牌,可以做到“先兵后礼”。

成功人士的标签往往是“素质高”,但内里还有一个标签是“任性”,这两者看似矛盾,但实际上是统一的。素质高是外在表现出来的,任性是骨子里的而已。如果某个大佬从不任性,那只能说明他的能量还不够,或者说他只是表面光鲜而已。

陈川不会凭借系统给予的一切去欺负人,但也不会被人欺负,他有能力保护自己,包括自己身边的人。

兵、礼、道德、规则、意气、隐忍、无畏、随性、自律这些属性在他身上存在,但不会对他产生束缚,他可以像水一样自在做事,在这些属性的映衬下,但又不拘泥于这些。用一个通俗的词语叫做“兵无常势水无常形”,有一句装哔的话叫做“他只有半只脚在红尘里”。

举例来说,就是即便是他有了千亿资产,只要他想蹦迪了,就会去舞池里蹦迪,而不会因为千亿资产的身份,就端坐在一旁只看别人蹦。即便是他有万亿资产了,遇到事情也会有一说一,而不会因为有万亿,就去打哑谜,扮高深让别人猜。

所以,他看着叶镇,并没有让他猜,也没有和他讲道理,只是言简意赅的说:“有卢熙雅的地方,你要绕道走。即便你想买酒,你看到她在那家酒行,就得去另一家买。包括你的小弟们。”

叶镇眯起眼睛,嘴角挂着冰冷的微笑:“你是不是太狂了?管天管地,管我去哪买酒?”

陈川拍拍他的肩膀,没和他多说,上了车开走了。

反正话他已经说了,叶镇可以选择听,也可以选择不听。

Tagged